当前所在地: 主页 > D泰生活 >你只是用「我不够好」保护自己 >

你只是用「我不够好」保护自己


2020-06-18


图/Shutterstock     

你只是用「我不够好」保护自己

有时候,我们会用「讨厌自己」来保护自己。
等等,你是书读太多脑袋进水了吗?这听起来不是很矛盾吗,为何讨厌自己可以保护自己呢?

根据安娜弗洛伊德的观点[1],在众多防卫机转当中其中有一个比较少被提到的是「和自己做对」。你之所以觉得「用讨厌自己来保护自己」这句话很瞎,可能是因为你心里面有一个假设是——讨厌自己是最糟糕的情况嘛!还有比这个更糟糕的吗?

但这并不是事实。

举例来说,我常常收到类似的来信,在这样的例子当中,我们或许有机会可以看到「讨厌自己」并不是最糟糕的情况。

「海苔熊,我已经很努力了,但他对我还是忽冷忽热,我知道自己这样很傻,可是爱上了实在是没有办法。每次我们约砲,我都想着怎幺样才能够在性爱技巧上面多精进一点、在讲话上面多温柔一点,可是不管我怎幺做,他说,虽然我很重要,但是他女朋友也很重要⋯⋯我常常想,是不是我不够好,不够好到,他有我就好?」

上面这一串看起来很努力想要改变的自我表白,真的很令人心疼,但如果从防卫机转的观点,有一种可能是:当你选择相信,是因为自己不够好他才比较爱她,那幺你终于可以逃避去面对「不管你做什幺,他总是不会把你放在第一顺位」的恐惧。

检视两种恐惧

听起来有点似懂非懂吗,没关係,我们拉个表格来看,或许你会更清楚。

你只是用「我不够好」保护自己

从上面这个表格当中,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一件事情——我们之所以选择相信「自己不够好」,因为那个「不够」(not yet)[2],创造了一种「我好像还可以好好努力」的可能。然而,不论你多幺努力,他都不会如你想像的那样爱你,或者是他仍然一边揽着你的肩膀,一边仍然放不开他的女友,因为这并不是你想要的,于是你只好试图做多的事情、参加更多的讲座、看更多的书,让自己「变更好」。

瞧,这是一条没有终点的路!你之所以选择在这条路上挣扎但是仍然继续走,是因为「相信还有可能」或「相信自己不好但还有努力空间」比起相信「他就是没那幺爱你,你做什幺都一样」比较不会痛苦。

从自己的恶梦里面醒来

你活在恶梦里却没有办法醒过来,是因为儘管这是一个让你感到痛苦的恶梦,相较于清醒之后未知的孤寂,你宁可活在梦里,掌握「鞭笞自己的权力」。
 
所以要怎幺办?看破、绝望吗?醒过来不是很痛苦吗?的确很痛苦,但根据认知失调理论[3],在你没有「看破」之前,你只会做尽一切,用不同的方式来合理化自己目前的状态,然后由于关係的互动是环环相扣的,你一直没看过,他就更可以用过往旧有的方式,和你继续相处。

「老师你跟我说,如果不喜欢目前的关係状态,要跟他说,然后我昨天真的说了,可是我们的关係反而变得更糟糕了⋯⋯」
「很不容易呀,你真有勇气!更糟是怎样更糟糕?」
「我们要做爱之前,我跟他说我不喜欢这样子的关係,结果他大发雷霆,说如果不喜欢就不要继续呀。然后我赶快灭火,跟他说我不是这个意思⋯⋯我觉得根本没有用,我在这段感情里面的地位好低⋯⋯」
「是啊,你说得对,感觉的出来很沮丧。毕竟你是这幺努力的维持这段关係。不过,向来地位很低的你,这次不是成功让他感到紧张了吗?」

如果读到这里,还是觉得要「做点什幺」来改变现状,那幺或许你可以问看自己,过去你做了好多好多,现状有明显的改善吗?如果没有,你要不要试着「不再为他做些什幺」,或者是转过身来,为自己做些什幺?

海苔熊


延伸阅读
[1]The school of life (2017)。人生问题的有益答案:伟大思想家如何解决你的烦恼。台湾:先觉。http://www.books.com.tw/products/0010762214
[2]虽然这里描述的是比较悲惨的情况,不过在学习上面这个「还没有」的观点却是不错的,请参考 https://goo.gl/aWg9RB

[3]Festinger, L. (1962). A theory of cognitive dissonance (Vol. 2).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.
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